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7章 第 17 章(1/2)
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[无限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狰狞扭曲面貌, 双臂一抓一提一扯便将旁边学生撕成两半,肠子流满一地。

  斗篷怪物獠牙沾满血迹,吸食到鲜血和恐惧他脊背肌肉绷紧爆裂, 整个体型又胀大数圈, 高度近乎撑满食堂大厅。

  邓鈡摔在地上,进入新生命次数后,他身体受到伤害全部恢复,不过腹部被刺穿疼痛记忆犹新。

  救世主新玩家和老玩家最大不同点在于, 老玩家大多很能忍痛, 挨揍次数一多, 痛着痛着便渐渐习惯……但也会有承受极限。

  邓鈡支起身子,助跑后往斗篷怪物背部一跳,手臂紧紧箍住对方脖颈,他冲地上吓软身子学生吼道“跑远点!”

  那学生想要努力站起来, 尝试数次仍旧无法起身。

  斗篷怪物将邓鈡从背上甩走, 只听见砰巨响, 邓鈡再次被砸到地上, 怪谈可怕攻击力使得他再次失去一次生命次数。

  解决邓鈡后, 斗篷怪物目标再次指向地上那名学生。

  学生不停后退,身上睡裤中部颜色渐深,被水浸湿,他吓得尿了裤子。

  斗篷怪物利爪距离他仅有半厘米, 侧面飞来一柄铁锹!

  滋啦灼烧声, 斗篷怪物当即收回手臂恶狠狠瞪向攻击他人。

  文思诚直挺挺地站在那, “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, 有本事来和我打!”

  他身形乍一看与斗篷怪物相差无几, 均是庞大至极身躯。

  只是斗篷怪物肌肉虬结如老树根, 他一身肥膘颤颤巍巍。

  宋行止背着云浅进入食堂,恰好见到此情此景,他不禁赞叹道“文先生背影看上去竟然比怪谈还要健壮,像他这样人力气一定很大,真好啊。”

  保安大叔站在宋行止边上,他本想帮助宋行止扶着些云浅,毕竟她那么重。

  宋行止却不用帮忙,云浅这两天好像瘦了很多,相比于先前杠铃体重,现在则轻飘飘,他轻而易举便能背着。

  保安大叔还是搭了把手,他微愣,云浅不再是之前那可怕重量。

  宋行止“大叔我这里不需要帮忙。”

  那头,斗篷怪物因愤怒与文思诚缠斗在一起。

  文思诚做好被怪物击飞准备,可等斗篷怪物真打在他身上时,他却发现对方攻击不痛不痒……

  他立即扬起拳头,左勾拳捶向斗篷怪物门面,再攻其下三路!

  文思诚“猴子偷桃!”

  斗篷怪物如遇重型卡车碾压,浑身骨骼发出承受不住攻击嘎吱声响,他红色双目震惊地看向文思诚。

  这个人类怎么会拥有如此巨力?!

  文思诚比斗篷怪物更震惊,他这就爆seed了?

  文思诚“你们先撤,这里留我一人就行……”

  一人一怪物再次开始缠斗。

  王思慧趁此机会将倒地学生和其他被吓呆学生驱赶至地下室。

  相比于有斗篷怪物大厅,以及满是怪谈食堂外部,地下室更安全。

  保安大叔救下受伤邓鈡,制止他想要寻死行为,带着生无可恋对方跟上王思慧步伐。

  宋行止背上云浅尾随其后。

  大厅只留文思诚一人牵制斗篷怪物。

  地下室内进展并不好。

  众人没有在地下室食品储藏库里找到植物种子。

  食堂职工急得在架子前到处乱转,他们记得这里本来应该放了很多蔬菜种子才对,再不济黄豆、绿豆也行,为什么都不见了呢?

  架子上摆放着各类蔬果大米,整整齐齐,没有任何一处位置有空缺。

  食堂职工说存放种子几个地方,只有大袋大米和土豆,看它们模样是本来就在此处,袋子边上灰都还在。

  学生急躁道“食堂里到底有没有种子啊?你们不会是故意说这里有种子,想来地下室避难吧?”

  地下室门非常结实,里面锁上外面便难以打开——只针对人类。

  天行健说“假如没有种子也不需要撒谎骗我们,我们会尽全力救所有人,不会因为你们说不知道什么事就将你们抛下。”

  食堂职工百口莫辩“真,种子本来应该在这里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……”

  天行健扶额,他注意到角落里泡在水中豆芽,“豆芽……也能算是种子吧?”

  邓兰兰平静道“那你要去问一问恐惧吸食者,他认不认豆芽是种子。”

  天行健没有注意到邓兰兰比先前冷淡显得没什么感情语气,或者觉得邓兰兰本就是这种态度,因此才不觉怪异。

  李维倒是看了眼邓兰兰,大家都是进入该末日世界才组队人,彼此之间其实还没有那么熟悉……但成年人之间社交,即便不熟也能装作认识多年模样。

  邓兰兰一点也不像他印象里家庭主妇,不是外貌方面,而是在她偶尔提及家人时……淡漠感。

  李维收回思绪,他靠近架子,注意到食物麻袋周围堆积尘埃,他又凑近了些,突然将手伸进里面。

  邓兰兰“发现了什么?”

  李维抽出手,指尖捏着一粒黄豆,说“他们没有撒谎,这里本来应该放着种子,不过被人移动过……”

  他简单解释细小灰尘移动轨迹和食物麻袋堆放方式不同,随后问“在我们进入地下室前还有谁先进来过?”

  一名女学生举起手,她整理完头发,才弱弱道“本来大厅里有一个长着猪头人,在你们过来之后,他就消失不见了……我看见他往地下室方向走。”

  食堂职工说“对!猪头人,一定是他……那个猪头本来就邪门,一直在冰室里不管扔多少次都不会消失,这次竟然直接变成两米多高人,还那么壮实,一定是他故意拿走,他们是一伙!”

  保安大叔“这里本来是他家。”

  他说浣江市实验一中校址位置原本是座屠宰场,猪头人是屠宰场里一名屠夫。

  他又说“如果真是他取走了种子,那也情有可原,即便是我们,也不想这么快死去。”

  保安大叔突然开口使众人安静,毕竟他也是怪谈,和外面那个斗篷怪物一样存在。

  他现在表现出模样很好,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突然发疯也要杀他们?

  场面一时间陷入沉寂。

  保安大叔望着被他救下学生,抿了抿唇,他嘴唇被浓厚胡子挡着,谁也没注意到他唇角向下,有些悲伤。

  他现在是怪谈,即便一心向着人类,他也不会被人类接受。

  或许他不该继续站在人类这边……

  宋行止忽然抬眼看向保安大叔,他搂紧云浅双臂,又慢慢地垂眼,下巴微收,唇瓣便碰到云浅柔软肌肤。

  一样,又软又香,透着香甜味道。

  他像是受到蛊惑,伸出舌尖,蜻蜓点水地碰了碰。

  奇怪电流涌遍身体,心中有个东西叫嚣着要把身上人占为己有,谁都不能抢走!

  离此界很远堺猛地打了个颤。

  宋行止作为他偏执欲,在觉醒那一刹那间,所有感觉都传递到至他身上。

  王林与堺商讨事情至一半,突然被要求去取能够清净一切天水。

  天水为至高神所赐,是众神都想要珍贵宝物。

  天水才送到,便被堺直接收去。

  他仰望堺将珍贵天水一饮而尽,腮帮子鼓起又瘪下,最后他一挥手,口腔内天水便消失无踪。

  王林讶然“堺大人?”

  堺舌尖仍旧残留着那肌肤触感,他面无表情道“我被玷污了。”

  王林“?”

  堺“再多准备一点天水。”

  他要沐浴!

  “唰啦——”

  一阵水声。

  天行健捧着一团豆芽走来,豆芽仍往地上滴着水。

  他问“怎么了这是?不是吧,你们那是什么眼神,保安大叔把你们从宿舍楼救出来你们居然还这样看他吗?换做是我,我现在就把你们全部鲨掉,先扯断你们手脚,再往你们皮肤上刻字,等你们看着自己快要死掉时候,拧断你们头颅!”

  学生顿时惊恐万分,比起天行健还是救过他们保安大叔更靠。

  有些人虽然是人,行为却比怪谈更加怪谈。

  保安大叔哭笑不得地看着学生集体躲向他身后,他对天行健说“豆芽不是种子。”

  天行健“……”

  李维“去冰室,盗取种子最大嫌疑家伙是猪头人。”

  天行健“万一对方已经逃了呢?”

  李维“地下室出入口只有一个,排风口也是娇小身体才能通过大小,他们才说过猪头人身材,这里没有,剩下地方只有冰室。”

  “等一下……”邓鈡虚弱抬手,“先让我进新循环。”

  王思慧过去,把邓鈡甩动两下令其本就出血内脏承受不住,生命值快速降低,邓鈡再次生龙活虎。

  其他人觉得玩家这群人很奇怪,他们没有胆子询问。

  怪谈都出现了,重伤摇两下就能立马痊愈人也没什么。

  玩家让原住民在原地等待,他们前往冰室。

  此举引得原住民大为感动,“你们虽然其貌不扬,但是真是好人!”

  玩家听完并不高兴,要不是神给出指示要保护原住民,就嘴巴欠成这副模样原住民,他们想直接叉出去。

  玩家站在冰室前,李维注意到门下痕迹,他指了指,众人没懂什么意思。

  李维“印子是新,刚才我们说话时候,他应该开门听着。”

  邓鈡挺惊讶,从刚才食物麻袋印子到现在门下痕迹,这些细节普通人很少会去注意。

  众人尝试开门。

  冰室门没法从里面锁上,只能从外面打开,可当众人要打开冰室门时,冰室门却从里面被紧紧拉住。

  李维“大家用力啊,看是他力气大还是我们齐心协力来得厉害!”

  邓鈡“你做什么?”

  李维说实话长得不仅普通,还有些贼眉鼠眼,脑后头发挑染了一撮颜色极跳黄毛,撩头发时才能发现,很闷骚。

  邓鈡一直以为他是小混混。

  李维“我?地方民警。”

  邓鈡、王思慧、天行健和邓兰兰齐齐停下动作,他们盯着李维半晌,最后扭回头继续拉门。

  李维不满“干什么,你们那是什么表情,不要以貌取人!”

  大伙闷声合力开门。

  里面人力气很大,玩家这边即便是几个人也很难抵得上他。

  王思慧是神眷玩家,但她并未有体能上强化,如果让她去那些精神异能类末日世界,她或许能大放异彩。

  她现在不好进行召请,一是召请需要安静环境,二是原住民都在时候,召请不仅会失败,连神光都很少出现。

  此处陷入僵持。

  保安大叔前来帮忙,他并没有搭手,而是冲着门内说“像我们这样日复一日被人控制地活着有意思吗?”

  门那头力气忽然小了许多,邓鈡他们立马加大力气,门开了。

  冰室里站着名猪头人,他身后摆放着许多麻袋,有些麻袋口子大张,内里种子散落。

  猪头人“为什么不想活着?即便是以怪谈方式存活,那我也是存活着。”他亮出一柄剔骨刀,“我本着我们是朋友想法帮助你,但如果你念头是杀死首领,那我绝不同意!”

  保安大叔“首领如果死去,归属于他手下怪谈会一同消亡。”

  他这话特意说给邓鈡几人听,希望他们能够体谅猪头人激动情绪。

  保安大叔“能让我和他谈几句吗?”

  邓鈡看向队友,队友却等着他决定,他犹豫几秒,点了点头。

  保安大叔进入冰室,门合上。

  天行健“这保安大叔怎么跟扫地僧一样,什么事情都知道。”

  王思慧“于我们而言,有这样一个知情人引路,行动更加方便。”

  邓鈡显得有些焦急“希望他们能够快点,文思诚还在外面对付那个吸血鬼,生命次数掉太多他最后奖励不会好。”

  他说话这话,注意到其他几名玩家投来戏谑眼神。

  李维“你之前不是看不起瑕疵玩家吗?说绝对不会让文思诚和云浅这种和残废差不多人进队,也绝不会合作,现在怎么开始关心他们了?这才多久,有两天吗?”

  邓鈡先是涨红了脸,吭哧半晌才憋出一句“你懂个卵。”

  保安大叔进去之后很快便又出来,“你们现在可以进去取种子了。”

  他们与猪头人擦肩而过,听见对方苦涩声音道“你说都是真吗?因为你有审判官优待才知道这一切真相?”

  保安大叔点头,猪头人坐在地上,他再也不吭声,如同一座固定在冰室内雕像。

  邓鈡他们在手里拿着许多种子,背包里也放上许多。

  他们让原住民在地下室等待,前往大厅支援文思诚。

  他们进入地下室约莫十分钟。

  文思诚在外和斗篷怪物斗得难舍难分。

  斗篷怪物认为面前这个肥硕胖子才是真正怪物。

  明明被他吸干过数次血液,致命伤也遭到几次,可偏偏依旧活蹦乱跳。

  文思诚其实快撑不住了。

  死不会死,可持续疼痛让他大脑越来越迟钝,他突如其来大力时灵时不灵,每次大力失效时,就是斗篷怪物爆锤他狗头时。

  英雄不好当,文思诚更想当狗熊。

  能享乐时候谁想受苦,他觉得这个末日世界原住民很让人讨厌,他本就厌恶别人讨论他身材,在这里他完全被当做垃圾对待。

  如果再给文思诚一次机会,他还是会救那些他讨厌原住民。

  有时候真希望这是个真正游戏,原住民全部是nc,那样一来他就能视而不见,不必被心中责任和英雄主义束缚。

  他日常颓废又丧又咸鱼,可作为种花家长大人,他打小就被熏陶何为责任感,何为担当,何为大义……

  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
  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