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0章 第 20 章(1/2)
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[无限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文思诚“我们之前来过这里, 当时肯定没有三座图书馆。”

  他们先前去过电脑室,其所在行政楼旁边便是这个图书馆。

  云浅瞥了文思诚一眼,这说是什么没用屁话, 要是之前就有三座一模一样图书馆, 他们得多瞎才没注意。

  图书馆所在区域没有迷雾,在靠近它那段路上,高度至他们膝盖处白雾依旧存在,厚重无法看清地面。

  三座图书馆应该只有一座是真, 他们该选择哪座进去?

  邓鈡担心其中有诈, 打算仔细观察环境之后再做行动。

  “慌什么, 我给你们探个路。”天行健大大咧咧地往前走,才走不到五步,他整个人往下一掉,尖叫道“我日他仙人板板!”

  其他人连忙上前, 天行健扒着他们所在这块地面边缘, 身下如同万丈悬崖, 悬崖底部白雾慢慢散去, 他们看见一张巨大人脸……

  那是云浅和文思诚在宋行止寝室门后见过脸, 只是现在这张脸更大,足有数百平米!

  大脸上是无数张浮动笑脸,脸上五官扭曲,眼睛弯曲程度极其扭曲, 鼻子如同山峰高高立起, 涂满红色嘴唇冲着天行健大张, 一口利牙和七鳃鳗同样可怕令人胆战心惊。

  天行健低头一看正对那一圈又一圈牙齿, 他手软脚软“我t不仅有巨物恐惧症, 还有圆口纲生物恐惧症啊!”

  邓鈡和李维想把天行健拉起, 可他身下仿佛有无穷吸力想要将他拉下,二人被文思诚推开,“让我来!”

  文思诚大力一下拽上天行健,两人同时向后倒去。

  天行健趴在文思诚胸口,这个肌肉壮汉在那嘤嘤哭泣“你大奶让我不禁想起我初恋女友。”

  全员无语。

  文思诚把天行健从身上扒拉下去,他和其他人一样蹲在边缘,观察底下那张人脸。

  它因为没有吃到本该落下食物天行健,现在板着脸非常生气。

  邓鈡脸色难看,他想到一件可怕事,如果玩家掉下去被其吃掉,使用新生命次数时,会在哪里复活?玩家基本只会在原地复活,除非拥有某些末日世界特殊道具。

  邓鈡将他担忧告诉众人,“这次和之前不一样,一旦掉下去其他人很难进行支援,我们一定要谨慎行动。”

  众人点头。

  文思诚感慨“这个b脸丑是真丑,生气板着脸更丑,为什么都是怪谈了还不把自己弄好看一点呢?”

  他话在裂缝中产生回音,精准无误地被怪脸听见。

  怪脸当即怒吼“三!!!三!!!”

  底部掀起一阵飓风,腥臭味和被嚼碎血肉扑面袭来,玩家猝不及防,各个被喷一脸。

  所有人沉着脸看向文思诚,“你都知道它丑为什么还要刺激它?”

  底下怪脸吼得更加生气,飓风不断,吹散更多白雾,露出此地全貌。

  因祸得福。

  他们看见三座图书馆前有一道深渊阻挡,左边和右边图书馆各有一座桥梁架在深渊之上,连接道路。

  唯独中间图书馆也就是他们所正对这座,前方空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。

  “这是什么?”

  李维脚一直磨蹭地面,他觉得脚下脚感不太对劲,低头一看有半块白色石板。

  他蹲下撇去石板表面泥土,石板上图像浮现。

  一根手臂握拳举起,像是健美运动员展示自己强壮肌肉姿势,拳头上血迹斑斑。

  李维站在上面时,整块石板表面有淡淡红光,他离开后石板便没有了红光。

  天行健好奇往上一站,红光亮起。

  云浅、邓鈡、王思慧站在手臂石板上没有亮红光。

  文思诚和邓兰兰站上则会亮光。

  仅限于此,没有其他动静。

  玩家摸不着头脑,这边没路,他们打算去左右两边有桥地方看看。

  左右两边与手臂石板相同水平线位置,同样有石板。

  左边石板上图像为一张嘴巴,嘴巴张开似乎在说着话,上下唇瓣内部牙齿微微显露,在牙齿中间舌头上,有一截隐藏刀片,刀片上沾着血迹。

  云浅、文思诚、邓鈡站在该石板上亮红光,

  其他人不亮。

  右边石板上图像则是一张扁平人脸,是分不出性别美丽,人脸边缘是两只手,掀起脸皮,露出美丽脸皮下腐烂血肉。

  云浅、王思慧、邓兰兰站在该石板上亮红光。

  其他人不亮。

  能够让石板亮光人才能走上桥梁,否则会在走上桥瞬间被一股无形力量弹开。

  李维和天行健不得不停留在原地,等待其他人去探索桥梁另一头。

  二人手里拿着一个无线电对讲机,这是他们先前搜集搜集物资时找到通讯设备,数量不多,他们给食堂原住民留了四个,自己这边拿了三个。

  无线电对讲机能够使用,会受到干扰,时不时便会听不清,但比只能发信号意会意思救世表好些。

  文思诚和邓鈡走左边,云浅、王思慧和邓兰兰走右边,两组各自拿了一个对讲机,方便交流各自情况。

  桥上没有发生任何事,左右两边人均安全抵达图书馆前。

  图书馆大门紧闭,尝试多次没法开启。

  云浅戴上眼镜,视野范围内景象清楚许多,她与另两人分头寻找附近线索。

  云浅找到和桥对面一样石板,只是这块石板下方有三个凹槽和一把锁。

  突然中间凹槽被血液填满,锁开了三分之一,云浅一愣。

  与此同时,王思慧声音响起“我这里有个能按按钮,按下去好像没什么反应。”

  她应该是按了多次,凹槽里血液一会儿涌出,一会儿又消失。

  云浅“那按钮有用,你们过来看这东西。”

  王思慧和邓兰兰过来,云浅把方才发生景象告知二人。

  王思慧“难道要填满三个凹槽才能开锁吗?”

  三人看见左边凹槽涌上血液。

  云浅拿起对讲机“文猪,你们那边是按了按钮吗?”她问王思慧按钮模样,“一个长得像屁桃按钮。”

  电流声滋滋,文思诚声音断断续续“你…怎么…知道?”又变得清晰,“邓鈡刚才地摸了个屁股…”

  那边骂骂咧咧声,“你才摸屁股,那是开关!开关!”

  文思诚“我们这里有块和外面一样石板,上面有三个缺口,按下那个开关之后有一个缺口满血,是右边那个,然后石板上有个锁图案,开锁开了一半。”

  云浅说她们这里情况一样。

  只是文思诚那边还有其他发现,他说“卧槽,你那边石板能掀开吗,下面有东西。”

  文思诚说石板下有东西同时,王思慧掀开石板,下面果然另有玄妙。

  石板下方有一个下陷空间,四方形,又是一块石板,石板上几道滑道,滑道处有7个节点,节点上共有5个可移动滑块,滑块上图案分别为鸟、蛇、人偶、轨道和花朵。

  滑道整体形状是一把倒竖镰刀,中上部断开一截。

  文思诚他们那边石板按他们描述,是一个竖起‘工’字,上下两横朝同一个方向弯曲,其中一个横道向外延升。滑道上有5个节点,节点上有3个滑块,滑块图案为蜘蛛、书本和蝙蝠。

  邓鈡看着这玩意儿一脸懵逼“拼图吗?也不像啊。”

  文思诚琢磨云浅刚才说图像,努力在脑海中进行拼接,好像可以拼起来……他一顿,“有点像华容道啊。”

  “华容道。”对讲机里传来云浅声音,她说“不知道能用来做什么,先上手看看。”

  王思慧和邓兰兰都不会华容道,只能云浅来。

  王思慧见云浅跃跃欲试,她忍不住问“你很会玩这个吗?”

  云浅摆手“不会,我只会玩简单,菜得很。”

  王思慧忧虑该怎么办,李维倒是会,可是他没法过来。

  现在云浅这部分滑块从上至下是轨道、鸟、人偶、花朵,花朵右侧节点是蛇。

  鸟为固定滑块,无法进行移动。

  人偶通往鸟滑道中间中间断开,它只能移动到最顶端节点,或是移取那个没有节点向下放下。

  云浅将人偶向下移动。

  文思诚“有个晴天娃娃滑块到我这来了!”

  云浅“果然能对上,你再说一遍你那边图形样子。”

  文思诚和云浅各自将自己处景象描述数遍,同时在脑中构思出拼接后大致滑道模样。

  他们没有纸笔,那台笔记本除了看网页也不能使用其他程序,只能全靠脑子记下。

  云浅开始移动滑块,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反应。

  当她把蛇移动到鸟下方时,李维和天行健喊道“下面升上来了一座桥……呃,只有一部分,还有那张怪脸一部分。”

  李维克制恶心,靠近桥面,从底下升上来桥体两个板块,他踩上第一个桥面,密密麻麻人脸散开,一个鸟形图案。

  第二个连接板块是蛇形。

  云浅问“帮我看下那边估算下大概是几个桥面?”

  王思慧目测之后,不确定道“六到七个样子。”

  能够连成竖线节点最多只有5个。

  云浅盘腿坐在地上,倾身向前,虚着眼开始移动滑块,文思诚那边需要同时配合她滑块移动。

  鸟接蛇,蛇接人偶,人偶接轨道,期间不同滑块必须有滑道连线,如果没有连线,桥面无法上升。

  但如果有两个以上桥面保持连线状态,即便去掉前后连接点,它们也能够立在原地。

  文思诚“这些怪谈在这屈才了啊,有这本事怎么不去当解谜游戏策划呢?他们为什么不能开拓一下自己思路,做怪谈就一定要杀人吗,贞子还能跟着游击队抗日,他们完全可以开个真实体验鬼屋……”

  云浅“你说话总是会让我不自觉地注意到你。”

  因为需要随时随地交流,对讲机一直保持开启状态。

  文思诚在那叨逼叨个不停,几次打断云浅思路。

  云浅这话说人话就是闭嘴。

  轨道出现时候,底下升上桥面出现了岔路,左边距离倾斜,不可能抵达图书馆,是一条思路。

  尝试后,左边岔路接下来滑块是书本,右边岔路滑块是花朵。

  文思诚“这样就好办了,找花朵剩下路。”

  云浅“不行,剩下滑块没法连线……要先走书本那条路,文思诚你把书本放在左,轨道放在它右下方节点,然后这两个滑块不要去动。天行健,李维,你们站到书本那个桥面。”

  大家听从云浅安排。

  天行健和李维看见自己站在书本上后,云浅把轨道之前桥面全部扯下,他们无前路,无退路,站在中间瑟瑟发抖。

  底下怪脸发出怪笑声,不停地喊着“三、三、三”,众人也不知道它喊三到底是个什么意思。

  四周雾气渐起,隐隐绰绰哭声不停。

  天行健心生恐惧,他好像听见身后传来了什么声音,确实有声音,只不过来自侧面。

  他和李维回头一看,底下那张怪脸竟在缓缓上升,冲着他们露出奇怪笑容。

  二人菊花一紧,连骂一声“艹”,想跑可前面没路,也没法退到最初地方。

  这要怎么办?!

  “去花朵!”对讲机里云浅这么说。

  可是花朵前面没有路啊!只能信她了……

  王思慧看见云浅快速移动滑块,同时还需要文思诚那边快速配合。

  天行健和李维咬着牙,闷头往前冲,怪脸在旁追赶他们,他们一路冲冲冲,竟直接撞上了图书馆门!

  他们竟然到了!

  怪脸无法靠近图书馆这侧,只能愤怒地回到深渊底部。

  云浅“搞定。”

  她摘下眼睛,揉动鼻梁和太阳穴,不合适眼镜一旦戴久,便很容易造成视疲劳,尤其是她这种高度近视人。

  她要起身,王思慧扶起她,小声说“你好厉害。”

  云浅“?”

  这么简单谜题她耗费如此长时间,王思慧竟然还能觉得她厉害,看来这姑娘不仅傻白甜,脑子还不太好使。

  云浅慈祥地摸了摸王思慧脑袋,如同一个老佛爷被她搀扶着前进。

  李维和天行健处也有按钮,三边人同时按下按钮,石板上凹槽被血液全部填充。

  “咔嚓——”

  锁开了。

  所有人所在位置图书馆门慢慢开启,身后那道深渊像被橡皮轻轻擦除,一路擦到他们脚下……

  仍在继续。

  擦到他们脚尖,生命值骤降!

  云浅他们当即转身向图书馆内跑,脚下踏入图书馆瞬间,完全黑暗笼罩,无法看清任何景象,听见任何声音。

  待视线再度恢复时,云浅发现王思慧和邓兰兰不见踪影,她身边人变成天行健。

  天行健同样惊讶“我不是和李维在一起吗?怎么到你这来了?”

  云浅摇头表示不清楚。

  本该和云浅在一起二人,王思慧到了文思诚和邓鈡处,邓兰兰则到达李维处。

  李维见到邓兰兰,无意识地皱了下眉。

  从心理学角度来说,邓兰兰这种先天无法感知和表现情绪人分为两种情况,一种是他们内心拥有情绪,但与外部情绪交流通道断开,导致他们无法表现出情绪;另一种则是他们确实没有情绪,但人必然会有情绪和,这类人通常会拥有另一种需求,对操纵渴求。

  即很容易有反社会特征。

  作为警察,李维不喜欢这种人,就算是在末日世界里也不行,他看到这种人瘆得慌,尤其是只有他和邓兰兰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