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 22 章(1/2)
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[无限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…美术室在某天突然着火, 多名学生被困…火灾后重建,图书馆减少层数,但美术室依旧存在。”

  “…图书馆通往天台的台阶一共十二级, 只要你心怀诚意, 在某些时候它会变成十三级,那时候美术室便会出现。”

  “这是一个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地方,任何愿望。”

  这是红色封皮书翻开后第一页的内容, 潦草手写体。

  云浅嘟囔了句“狐狸阶梯吗?这里哪有通往天台的路。”

  她先前将图书馆能去的地方都走过一遍, 顶层为全封闭类似于暖房的玻璃房,没有任何通往外界的路。

  她继续往后翻。

  接连几页全没有内容, 书里纸质手感不是普通的纸, 更像是某种动物皮肤。

  联合怪谈来看, 八成是人皮。

  翻到最后几页, 纸上出现两幅蜡笔画,细节看得人十分不适。

  炭色蜡笔画出4个站在一块的小人,还有一群远处的黑影观众。

  蜡笔力度近乎穿透纸张, 4个小人围绕着另一名矮个小人,正在欺负他。

  两个身材高大的小人手里拿着矮个小人身上的衣服,另一名长发小人举着笔样的东西。

  暗红色彩在矮个小人身上写下歪歪扭扭的“牲畜”二字。

  4人中最后一人面对围观群众, 一道道扩散的波浪和音符代表着他在说话。

  音符下方悬挂着刀片,刀片落到每一个人手中, 又扔向矮个小人。

  矮个小人简笔画出的表情全是痛苦。

  第二幅画为差不多的场景。

  矮个小人在上幅画中的痛苦表情扩散至每一个人脸上包括围观者, 其自己脸部一片空白, 所有人脚下多出粗壮的铁链,将他们拖入地下。

  红色封皮书里的内容到此结束。

  云浅若有所思,先前觉得奇怪的几个地方终于串联,脑中某个想法一闪而过。

  正当要细想时, 云浅脊背处寒毛立起。

  有人在后面注视她,她感觉向来很准。

  她此时在移动楼梯上,高度约莫7米,面向的位置是死路,想要离开要么往下跳,要么转回身。

  云浅合上封皮书,它没有办法装进背包空间,她撩起上衣,把封皮书卡在校服裙的腰带处,身后视线消失片刻又重新回到她的身上。

  她摘下眼镜,只要她看不清,她就什么都不怕!

  做完心理准备,云浅转身闷头猛冲。

  果然不远处站着一个马赛克,即便重度打码也能感觉出对方血肉模糊。

  一想到马赛克下可能的景象,救世表上代表精神值的绿色波形振幅猛地抬高,云浅屏着呼吸,与马赛克擦肩而过。

  马赛克伸出手,想要抓住她。

  难闻的焦臭味和浓重的血腥味传进她鼻腔内,腐烂气息令人作呕。

  肩膀被对方碰触到,云浅吓得一激灵,正准备脚下加速时,她却放缓脚步。

  云浅扭头不可思议地看向对方“宋行止?是你吗?”

  她往前一步,对方向后一步。

  那种小心翼翼,以及不用眼睛看也能察觉出的小哭包气场,让云浅更加肯定这是宋行止。

  这种距离云浅没法看清宋行止身上发生了什么,她正要戴上眼镜,离她还有很远的人突然闪现至她面前,制止她的动作。

  云浅“你不想让我看清你现在的样子吗?”

  抓着她的手轻轻一颤。

  云浅“为什么,你身上好像是烧焦的味道,你生前被烧伤了吗?”

  她用了“生前”两字,意味着她已经认为宋行止是怪谈。

  第一次见到宋行止的时候是在校医室,她与蜘蛛女搏斗的时候,蜘蛛女曾想要攻击宋行止,但身下出现锁链将其制止。

  怪谈不能攻击上级怪谈。

  第二次在食堂附近见到宋行止,那时路灯闪烁,宋行止帮助他们离开校园,他本来想跟着钻狗洞一起离开,却出现了锁链声。

  他说是保安大叔来了,可当时云浅离他最近,分明听见锁链声不是来自墙内,而是在狗洞里,也就是宋行止身上。

  怪谈不能离开所属领域。

  她之前白天没有找到过宋行止,在黄昏时间才找到他。

  她锤完斗篷怪物犯病的时候,斗篷怪物在攻击她前,宋行止护住她,她记得很清楚,她听见锁链的声音。

  白天的时候宋行止发烧昏迷,她和文思诚带他到寝室,没有吃药他却自行好转……但他碰到了白雾。

  宋行止说过学校同学喜欢欺负他,在食堂内,没有哪怕一个同级的学生对他有印象。

  这样的情况当然可能存在,只是结合宋行止之前的异样来看,便显得十分可疑。

  此外,宋行止先前嘀咕过她的体重很沉,但在她镇妖石效果消失后,又说了些她该多吃饭之类的话语……怪谈才会有这般感受。

  他真的是高三(11)班的学生吗?

  先前只是云浅的猜测,毕竟如果是怪谈的话,宋行止没有表现出任何像怪谈的地方,就是一个性子有些软的学生罢了。

  此时她亲眼见到,猜测得到证实。

  宋行止就是怪谈。

  她问完话之后,宋行止还是一声不吭。

  云浅再次靠近,宋行止又往后退,直到退到云浅最先站着的死路上。

  身后是墙壁,退无可退。

  宋行止想要饶走,脸侧两旁却落下两支纤细的手臂,将他整个圈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。

  他只能看着离他越来越近,眼睛慢慢虚起,眼眸中倒映出他此刻丑陋的形象。

  重度烧伤。

  被火灼烧后的可怖血痂从脸部开始一路蔓延,遍布全身,痂痕与痂痕之间仍旧有着未灭的火星,和不断流出却被烧干的血液。

  在云浅看清自己模样的那一刻,宋行止眼眸一下变得空洞无神。

  云浅微愣,她“呀”了一声“我特别喜欢玩一个叫守望先锋的游戏,里面有个游戏角色源氏,他每次用大招的时候真的又帅又酷,特别是有一款巨龙皮肤,我想想该怎么描述它的样子……啊,就是你现在这种感觉!”

  她抬起双手,按在宋行止的脸上,手下灼烧感强烈,生命值在一点点降低,但她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  云浅仔细端详宋行止此刻的样子,反复说道“看看这炫酷的纹路和火光特效,简直是游戏cg人物走到了现实里,真是妙蛙种子吃妙脆角进了米奇妙妙屋,妙到家了……”

  声音越来越轻,她叹气问道“疼吗?”

  宋行止眨动眼睛,亮光重新回到眼内,干涩的眼眶渐渐湿润,豆大的泪珠不停地往下坠。

  云浅手下灼烧感减弱,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