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破产的姐妹(1/2)
咸鱼女配每天都在暴富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《梦回1937》在网上官宣后, 引起一阵讨论热潮。

  这本小说在晋江上很火,在网上讨论度也有,但还没火到出圈的地步。经过作精女孩们这一带, 这本书彻底出圈了。

  首先大家就会感慨沈b挑本子的功夫绝, 刚好就挑到这么个群穿戏, 可以给作精女孩们做嫁衣。

  就连大鹅领导也感慨沈b这女人的绝妙之处。

  行内人都知道,对于中国练习生而言, 出道即巅峰,出道即解散。女团男团的最高热度期, 就在刚出道那会儿。

  沈b选择在综艺快结束的时候,官宣她们的电视作品, 不仅打出了i的热度,也给她们来了个定位。

  康原听着助理报告来的关于沈b的项目决策, 他也感慨道“这个女人真是胆子大。反套路, 不给练习生定位傻白甜网剧圈粉, 另辟蹊径, 想给这些女孩定一个正剧的形象。这样做如果成功了, 这些女孩在影视圈的地位能一炮打稳, 如果失败,她沈b亏的可不是一点两点的钱。她这是在掏公司家底陪这些姑娘赌。”

  助理也深有其感。

  虽说沈b公司除了那两部电影, 其它项目都很成功。可她走的做的都是花钱的精品路线, 利润反而没那么大,相对而言,口碑大于利润。

  这次沈b挑一部这样的题材, 显然也不是想做傻白甜偶像剧, 她想做什么,司马昭之心, 路人皆知。

  助理说“康总,现在行业内都盯着沈b。一旦沈b成功,那么行业内都会开始拷贝她的路线。”

  康原最佩服沈b的还是她的大胆和新颖决策,站在一个商人投资者角度,他很难不去欣赏这样的人,再加上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漂亮女人,那种感觉就愈发微妙了。

  被沈b挂了微博警告,康原非但没有收敛对沈b的“企图心”,内心的“欲望”反而变本加厉。

  那种病态的苛求,让他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快乐感。

  央视春晚,沈b公司的艺人周冬月和蔡小雅以及秦群贵都收到邀请。

  周冬月和蔡小雅被邀请表演跳舞。

  秦群贵则和另外两个圈内老艺术家,排练了一个叫《全民学习》的小品,意在鼓励年轻人不要放弃学习,让年轻人知道学习的重要性。

  而沈b当初签约的那个婚礼主持人陈却,如今也在圈内混得风生水起,这次和快乐一家的主持人何老师一起搭档演了一部叫《二胎是个宝》的小品。

  商建和汤颍提前几天去了海岛,沈b和商祁忙到团年夜当天才抵达私人海岛。

  等到了酒店别墅,已经下午六点。

  沈b一进门,汤颍来接行李,给沈b递拖鞋,一点儿没有豪门第一贵妇的模样,宛如一个小家庭的温和母亲。

  汤颍亲切地拉着沈b的手,带她到阳台上,指着远处即将落入大海的夕阳说“bb,你们来得正好,你看,这会儿的夕阳正漂亮呢。”

  商祁换好拖鞋也走进来,在沈b背后停下。

  他几个通宵加班后无精打采,死鱼眼无神。

  他双手插兜,把下巴搁在沈b脑袋上,望着母亲手指的方向,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“是不错。我们bb子挑的地方,哪儿有不美的?”

  汤颍瞥眼就看见儿子吊儿郎当的模样,一点都不沉稳,颇为嫌弃地打了下他肩膀“去,去厨房帮你爸端菜。”

  商祁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去厨房端菜。

  商建系着围裙,端了一盘糖醋里脊出来,在厨房门口与儿子狭路相逢,嘱咐说“烤箱那只鸡端出来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沈b靠在栏杆上,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的两个男人,问汤颍“在外人面前刚正不阿的商先生,在家里也做饭的?阿姨,商叔叔真是个好男人。”

  她顿了一下,又补充“商祁也是个好男人。谢谢你生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。”

  沈b的称呼让汤颍楞了一下。

  阿姨?叔叔?

  以前不都是叫妈的吗?

  虽然汤颍心里清楚,儿子和沈b已经离婚,可现在不是有复合的征兆吗?怎么还是叔叔阿姨地叫?总让人觉得有一种隔阂感,心里不大舒服。

  汤颍握住沈b的手,低声说“bb,你入了我家,又出去。阿姨知道,因为当年流产,你的打击颇大,可事情都过去了,你和商祁也走出来了,也在努力备孕中。如今你虽没有和商祁复婚,可我们都拿你当亲人的。叫我们叔叔阿姨,生疏,还是和从前一样,叫爸妈,好吗?”

  沈b觉得叫“爸妈”有点奇怪,可汤颍又说“bb,如果商祁奶奶还在世,知道你这么见外,一定会难过的。哪怕是为了奶奶呢,也和我们亲切一点,好吗?”

  沈b想起梦里那个和蔼的老人,想起和那个老人一起坐在长椅上吃冰激凌,也想起老人病入膏肓的模样。

  虽然隔着一层梦,可那些画面却将她心脏扯得疼痛。

  她点点头,答应一声“好。”

  夕阳彻底落入海面,晚霞也渐渐被深邃的黑云取替,温吞吞地海风飘进房间,把沈b的头发吹得四散飞扬。

  汤颍给她捋了一下头发,又顺手搂住她“走吧,咱们吃饭。”

  沈b被汤颍这个动作给“撩”到,觉得非常亲切。

  虽然她从梦里看到的记忆片段挺多,但大多都是关于商奶奶,对商家父母的片段还真不多。

  次可沈b的胸膛仿佛被什么给捂热,胸腔一片暖洋洋。

  团年夜虽然只有四个人,可饭桌上并不冷清。

  客厅里开着电视,正在放中国的春晚,背景音一片喜洋洋。

  饭吃到一半,商建搁下酒杯掏出手机说“大家准备一下,我要开始发红包了。”

  考虑到春节,微信没有红包限额。

  商建在群里发了个拼手气红包,总额五万。

  沈b运气好,凭一己之力抢了3万。汤颍抢了8888,商建自个儿只抢了66,剩余全都被商祁抢走。

  商建看着66的红包有些不服气,指着商祁说“你发你发。刚才是我点太慢,才叫你们占了便宜。”

  商祁“哦”了一声,发了个66666。

  这一轮手气王是汤颍,沈b的手气不如上盘,但也比商建好很多。

  发了六万六,商建只抢了66。

  商建“……”

  他牛脾气上来,指着汤颍说“老婆你发!我还就不信了,我今儿抢不到一个大红包!”

  汤颍发了个6666,商建抢了个06。

  大数额抢几毛钱,这运气也是没谁了。

  商建气鼓鼓地不太开心,沈b也发了红包“我发一个3万五。爸,这次你手可要快点儿。”

  商建听见沈b叫他爸,内心阴霾全都散去,抢红包的不开心全都没了。

  另外三人为了能让商建开心些,互相使了个眼色,让他先抢。

  等商建下手点开,发现自己居然抢了8888,总共三万五,他就抢了八千八,这手气也是没谁了。

  商建开心地哈哈大笑,激动到忘却自我“还是bb乖,还是bb旺我!”

  当即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沈b“bb,这是爸爸给你的新年红包。”

  沈b接过红包,稍微摸了一下,薄薄一层,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张卡。

  商建说“我也知道你最近创业辛苦,这里面钱不多,拿去花。如果创业上有困难,尽管告诉爸爸。”

  商建和汤颍也都知道沈b的性格,不会直接接受家里人的帮助。

  哪怕以前沈b是网传小作精的时候,她也不会轻易求助他们做父母的。

  先前商建和汤颍私底下给沈b的项目投了钱,赚了不少,拿出了纯利润的一半放在这张卡里。

  沈b没打算花,随手就塞给了旁边的商祁。

  只要这卡里的余额她不看,就等于不是她的财产。不是她的财产,就不算在她的破产指标里!

  沈b刚这么想,耳畔就响起系统提示

  叮~宿主不要掩耳盗铃。这钱给你了就是你的,也算在你的破产指标里哦!不过宿主,听在下一句奉劝,理智致富,政府娱乐圈,打造一个娱乐帝国不香吗?为什么要执着与躺赢呢?

  宿主,咸鱼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!做一个混吃混喝的咸鱼更加没有意义!您看看你捧红的这些明星,做出的这些成功项目,您难道没有觉得有成就感吗?您难道不享受这些充实的快乐吗?

  七千亿比起这些快乐,算什么呢?

  沈b干脆利落地对系统说“滚。”

  休想动摇她继承遗产的心。

  她算了一笔账,就算是全球第一华纳兄弟,最大的电影和电视娱乐制作公司,他们的老大身价也才几十亿美元。

  比起七千亿,还差得很远很远。

  有了七千亿,她不仅能咸鱼等死,还能保证家人咸鱼,能保证旗下艺人咸鱼。

  经历过这么多风风雨雨,沈b的心理的确成熟了不少。

  以前她只想自己破产,只是为了自己,不会去考虑旁人的因素。

  现在,她的心更野更大,她想破产继承首富遗产。届时,不仅她的家人,连她旗下艺人也能跟着一起享福。

  有了这笔钱,商祁不用卖命工作,可以和她一起钻研生崽养崽之道。

  有了这笔钱,她能给周冬月蔡小雅以及公司的女孩们更好的资源,最顶级的资源。

  让他们演好莱坞巨制水平的电影,让他们红遍全球,成为世界顶流。

  有了钱,她才可以随心所欲做更多精品剧,更多精品综艺。

  不必考虑市场,就使劲儿往里砸钱做良心的剧,做人民的剧!那种无限创作的快感才是最爽的!

  有了这些雄心壮志,谁要跟她说躺赢不如努力香,她能立刻爆对方狗头,并列为第一仇敌。

  收过红包的沈b,笑嘻嘻跟商建道谢“谢谢爸爸!祝爸爸身体健康,生意兴隆!”

  汤颍也给她发了个红包。

  这次红包里的不是卡,而是一个房产证。

  汤颍说“这房子我是拿商祁的名义买的,只给了个首付。我打算等你们复婚,再把剩下的款项结完。”

  她想的很周到。

  她没有沈b的户口簿等证件,无法以她的名义购房。就拿了儿子的名义去买了套别墅,并给了最少的首付。

  剩下部分她打算等两人复婚后再给,这样一来,这房子的大半部分就都是婚后财产了,这才有送房的诚意。

  沈bt到了汤颍背后的意思,感动到痛哭流涕“呜呜呜呜,我怀疑我才是你们亲闺女,商祁是入赘的。”

  商祁“……”

  他觉得自己连入赘的都不如。他还没成年呢,就已经没有红包了。而沈b都好大个人了,不仅有红包拿,还有房子拿。

  他是赘婿,鉴定完毕。

  等收了父母红包,沈b转头看向商祁,冲他摊手“男人,我的红包呢?”

  商祁一脸迷惑看她,继而打了一下她的手板心“我把心给你。”

  不是他不想给,而是他平时的收入全部上缴,压根没有多余的钱。沈b给他发的那点儿生活费,哪儿够给爱人发红包呀?

  商祁打了下她的手板心,顺手与她五指交握,深情款款望她“bb,我的热血为你流淌,我的心为你跳动。”

  商建“……”

  汤颍“……”

  夫妻俩都被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他们真的很想把这一幕给儿子录制下来,等他以后恢复记忆,让他自己看看。

  估计25岁的儿子能尬到去跳海,尬到把自己尘封。

  一旦习惯了商土土的设定,沈b居然也被感染到,她也握紧商祁的手,感动到两眼冒泪花“呜呜呜呜,土土,你好乖,你好会!我要死了!”

  她伸手揉搓男人的那张严肃的脸颊,又道“你太甜了宝贝儿,我爱你!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,你是新年最好的红包!”

  商建“??”

  ――是老头输了。

  汤颍“……”

  这公然秀了土里土气的恩爱,论谁能坐得住?

  这一幕让老夫老妻没脸看,纷纷离席去客厅看春晚。

  沈b是和商祁在餐厅腻歪了一会儿,商祁提议去外面放烟火。

  两人蹦蹦跳跳拿着烟火去了外面沙滩,商建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叹气说“还真是俩孩子。”

  汤颍想起从前的这两人。

  一个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,铁得像木头。

  对感情慢热,不善言辞和表达。

  一个心态极脆弱,因为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,事事都很小心。

  旁人看她,矫揉做作,无病呻吟。

  只有汤颍知道沈b内心和身体的同步脆弱,尤其是在流产之后,触碰即碎。

  如今这两人性转一般,一个天真无邪,一个开朗随性。

  汤颍笑着感慨“这是好事。我倒希望,他们永远这样快乐!老公,你有没有发现,bb的身体似乎比从前更好了?你看她,不仅吃得多了,上窜下跳身体也没什么负荷。”

  商建也发现了,并觉得稀奇,猜测说“大概是这两年她用了什么方法调理。依我说,是她心态变了。人的心态变了,万般郁结打开,身体自然就好了。”

  汤颍觉得有道理,通过落地窗往外看,沙滩上,两个年轻人拿着花火在手上挥舞。

  沈b握着火花转圈圈,宛如灰姑娘变身时,覆在裙摆上的流光溢彩。

  她玩儿完火花,顺手丢掉,勾着商祁脖子一跃而上,用双腿缠住男人腰身,整个人挂在他身上。

  商祁抱着她转了几个圈圈,停下那一刹,沈b捧着她的脸,不偏不倚咬住了他的唇。

  沙滩上的星星灯光芒微弱,斑驳的光芒映在他们身上,点点碎影像午后树荫下的光斑。

  两人保持这样的姿势亲了二十分钟,沈b念念不舍地放开他,低声问“小奶狗,你有没有觉得,我们现在亲亲,越来越甜了?”

  商祁想了一下,点点头“嗯。”

  一开始的亲亲,灌着平淡,灌着一丝丝其它的无形牵扯。可是最近沈b发现,他们的亲吻时间不仅边长,甜蜜的滋味也变化多端。
为您推荐

@陆余情厉南衍 . http://www.jozem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陆余情厉南衍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