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番外2:(1/2)
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岳o高二之前, 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混混头子。

  高二一次长期旷课后,他再回来,就彻底变了个样。

  以前岳o长得帅, 即便是校霸, 也有不少女生给他课桌里塞情书, 表白。

  自从他再回归校园后,以前那个浑身痞气的岳o不再了, 随之蜕变的是一个儒雅气质的岳o。

  高二3班是优秀班级,校领导有意让他们班升级为小火箭班。

  他们班是要冲刺火箭班的, 走了一个岳o,大家乐见其成, 至少平均分不会被拉低了。

  可是班里同学高兴没多久,班主任居然带着岳o回来了!!

  早自习, 班主任宋爱佳居然带着岳o走进教室。

  班里早读停止, 随后一阵骚动。

  商妍作为班长, 刚正不阿, 坐得端正笔直, 呵斥一声“安静!”

  全班屈服在班长的威严之下, 立刻安静,同学们抬头挺胸坐直。

  宋老师见大家都安静下来, 说“前阵子岳o同学家里出了点事, 今天回来正式上课。岳o同学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班里换了几次位置, 你就坐到商妍旁边吧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岳o拎着书包坐到商妍身旁, 往课桌塞书包时,低声问她“妍妍, 又见到你,我很开心。”

  商妍瞥他一眼。

  坐在前座的胖子刘虎听见岳o的声音,替他捏了把汗。

  岳o果然不愧是班里的老油条,坐到班长旁边都敢说悄悄话?牛逼啊!

  班里学习委员董竹很不服气,她举起手,起身问老师“老师,为什么岳o无故旷课这么久还能回来?我们班是要冲刺火箭班的,他两个月没上课一定拖我们班后腿。我建议,送岳o去最差的18班,那里适合他。”

  班里议论纷纷,都说“就是就是”。

  3班同学集体荣誉感非常强,他们为了冲击火箭班,已经连续一个月提早一小时早读。

  他们班集体一个月的努力,不能被岳o一颗老鼠屎给搅黄了。

  上课铃打响,早读课结束,

  第一节课是宋老师的语文课,她招手让学习委员坐下,简短道“语文科目上,岳o也自学了不少。好了,开始上课,大家把课本翻到《前赤壁赋》。”

  “哗啦啦”一阵翻书音,大家都没什么心思上课,都偷偷或正大光明看岳o,以此表示内心不满。

  岳o把书本翻开,感觉到大家都在打量自己,小声对商妍说“妍妍,你有没有觉得,大家都在看我?”

  商妍“闭嘴。”

  岳o“我觉得大家都在看我。”

  商妍“……”

  讲台上的宋老师咳了一声,说“昨天我让大家预习,顺便背诵《前赤壁赋》,我先抽查。抽查到的,就不用到小组长那里去背了。没背下来的,中午留下。”

  大家立刻端正坐直,生怕被老师抽到。

  宋老师扫了一圈班里同学,问“有没有自告奋勇的?”

  班里一片沉默。

  岳o无心去听宋老师说什么,全程盯着商妍。

  他没想到,前世的武痴商妍,居然会这么安静乖巧地在这里上课。

  内心正感慨,商妍手伸到课桌底下,一把抓住他的手腕。

  岳o“!!!”

  ――将军!我知你肆意,倒也不必如此!

  而后,商妍把岳o的手举起来,迅速收回。

  宋老师见岳o举了手,颇感欣慰“岳o,你起来背。”

  岳o站起来,摸摸鼻尖,想了一下《滕王阁序》的内容。

  这些诗词文赋的东西,在他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,抹灭不去。

  就在班里同学幸灾乐祸一片鄙夷的时候,岳o清朗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四散而开。

  “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,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。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。举酒属客,诵明月之诗,歌窈窕之章。少焉,月出于东山之上,徘徊于斗牛之间。白露横江,水光接天。纵一苇之所如,凌万顷之茫然。浩浩乎如冯虚御风,而不知其所止;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班里的人都没想到,岳o居然提前预习背了课文。

  下来后没几天,班里同学发现,岳o跟变了个人似的。

  除了英语数学,其它科目就跟开了金手指一样。

  历史他能侃侃而谈。

  政治他能指点江山。

  地理他也能答出课本标准答案。

  最牛逼的还是语文,老师让他起来背诗,这货居然能把诗唱出来,还拿文具盒做敲打乐器伴奏。

  同学……牛逼还是岳o牛逼。

  不久后的各科测验下来,岳o的文言文作文,更是惊为天人。

  班里人都看到了岳o的进步,对他的怨言也少了许多。

  岳o经常追着商妍身后跑,课间操会等她一起,下课后上厕所也要叫她。

  甚至经常在女厕门口等她,班里女同学都开玩笑妍哥又收了一个小弟。

  倒没人把两人往早恋方向想。

  商妍身高一米七几,短发,经常穿优衣库男款衣服,也经常拍打着篮球和男同学们去打球。

  在学校,商妍有好多迷妹。

  商妍曾经带学校篮球队,打赢了隔壁二中,从此妍哥名号喊开了。

  因为跟岳樱学琴的缘故,商妍也很快跟岳o熟络,两人变成铁哥们。

  商妍课间去小卖部买早餐要给岳o带一份,碎碎冰要分岳o一半,买辣条跟岳o分着吃。

  别说,岳o还真爱上了辣条的味道。

  当然,在学习上岳o的数学和英语依旧是短板。商妍每天晚自习会给他补数学,男生的脑子灵活没得说,基本一教就会。

  姐姐岳樱去参加封闭式节目,妈妈章英在认真工作,爸爸岳文建搞事业,岳o也不甘落后,死命学习。

  班里劳动委员负责每天来开门,劳动委员汤小米早晨六点去班里开门,而后去食堂吃饭。

  她每天过来开门的时候,都能看见岳o站在昏暗的走廊里拿着一本英语书背单词。

  少年单手握着卷曲书本,另只手负于身后,像极了一个古代应考的公子。

  到了期末的时候,岳o的英语和数学及格,总成绩排名直接拉到了全班第一。

  班里人都服气了,同时也觉得班长商妍真实牛逼。

  要么说一物降一物呢。

  在他们看来,岳o并不是一时崛起,而是长久积累,从前岳o都是在藏拙。

  是班长商妍的出现,将他拉回了正轨,成为了一名好学生。

  高二下学期,岳o参加了《中国古言古语》的央视综艺,在节目上表现突出,四书五经倒背如流,拿到了冠军。

  岳o凭借冠军的名号一炮而红,又代表学校参加全国比赛,拿到了高考加分以及清华北大抛来的橄榄枝。

  即便岳o成为全校女孩追捧的对象,他都不会多看那些女孩一眼,更不会与她们有过多接触。

  依然每天课间操等商妍一起,依然叫她一起去上厕所。

  不同的是,他因为有了足够零花钱,会主动去给商妍买早餐,买零食。

  商妍在操场上打篮球,挥汗如雨。

  他会在旁边买好水,给她加油助威,是个特殊的拉拉队成员。

  一晃就到高三。

  前阵子商妍岳o跟同学去山里露营,发烧昏迷后梦回大岳,梦很真实。

  那天在医院,岳o不知道抽什么风,突然跟她表白,还说什么“将军我也喜欢你”。

  回家之后,岳o和商妍就陷入了一段暧昧状态,每天晚上煲电话粥到凌晨,牵着手走在操场上,恨不得操场变成飞机场那么长。

  班主任知道两人搞对象之后,担心让两人分手影响到高考成绩,压根不敢跟他们提。加上两人成绩都不错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  岳o和商妍一起考进了北大,这个成绩大家都不意外。

  毕业旅行,岳o和商妍一起去古都旅游。

  两人选择坐火车。

  这也是商妍岳o人生第一次坐火车,由于没买到卧铺,是24小时的硬座。

  上车后,岳o让商妍坐靠窗位置,自己坐外面。

  火车上的盒饭实在不好吃,上了车,商妍又困,实在也没什么胃口,就靠在车窗上,睡了个午觉。

  岳o见她有要醒的征兆,去给他泡了一碗锦城的米粉,香喷喷地,整个车厢都是这股子鲜香的味道。

  商妍被这味道刺激醒,顶着一头鸡窝头短发,睡眼惺忪看他“岳o,我饿。”

  岳o把泡好的米粉端过来,拿叉子搅了搅,叉起一勺粉,放在嘴边吹凉,递到她嘴边“张嘴。”

  商妍脑子还是糊的,压根顾不得思考,张嘴就把那口温度适宜的米粉吃到嘴里。

  整个胃被这味道弄得炸了锅,忒没形象地狼吞虎咽吃起来。

  吃完又困了,等岳o丢了餐盒回来,她索性趴在少年腿上继续睡。

  唯恐她被车厢里的嘈杂吵醒,岳o往她耳朵里轻轻塞了降噪耳棉。

  他单手搁在女孩侧脸,轻轻压着她的耳朵,单手握着手机看电子书。

  坐在他们对面的大婶目睹了岳o宠女友的全过程,唏嘘不已。

  大婶低声道“小伙子,你们还是学生吧?听大婶一句劝,可别这么宠着女朋友,会宠坏的。”

  岳o闻言,抬眼看她“?”

  他有他的教养,自然不会与大婶争论什么。岳o将视线收回,继续看书。

  可那大婶似乎太无聊,小嘴不停地叭叭“小伙子,女朋友就是要不时敲打敲打,你太宠着她,惯着她,骄横惯了,以后容易出事的。”

  “小伙子,婶儿跟你说话呢,你听见了吗?”

  “嘿,你这小伙子,咋不搭理人呢?”

  “真是个没素质没教养的小伙子。”

  岳o终于忍无可忍,抬眼看她“你是大海吗?”

  大婶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“啊?”

  岳o接着道“管这么宽。”

  大婶“……”

  正要继续说话,趴在岳o腿上打盹儿的商妍睁开眼。

  女孩慵懒地一抬眼皮,坐起身,伸了个懒腰道“这位阿姨,你管天管地,还管我男朋友宠我呢?你是没老公疼还是没儿子爱?见不得我们家小oo博爱?”

  大婶气得大吸一口气“小姑娘,我看你长得体体面面,怎么说话就这么尖酸刻薄呢?”

  商妍“呵呵。论尖酸刻薄我可比不上您,哪儿有您尖酸刻薄啊?你瞧瞧您,除了膀大腰圆之外,哪哪儿不写着尖酸刻薄?我给你脸了,你要搁这儿教育我男朋友?”

  “你是被奴役惯了吧?还敲打敲打,你的脑子是被你老公敲打坏了吗?”

  大婶“你!”

  商妍挺直胸脯,瞪她一眼“你什么你?老子不发威,你他妈真当我是哈喽凯蒂。闭嘴吧你,可别打扰到我男朋友看书了我谢谢您。”

  大婶指着她,气到手指发抖“你――你!”

  商妍“再指,再指我他妈掰断你的手你信不信?”

  她这个暴脾气,想当场把头给她拧断。

  刚才商妍正在做梦。

  梦里她正跟一帮兄弟在战场上厮杀,刀起刀落,见血封喉,杀得那叫一个痛快。

  然后就被这女人嘀嘀咕咕给吵醒了。

  她招谁惹谁了?

  她好不容易学会跟岳o撒娇,她容易吗?

  商妍不想跟这种多管闲事的泼妇路人计较太多,继续靠在男友肩膀上,道“岳o,我想吃橘子。”

  岳o马不停蹄给她剥了个橘子,问她“又这样嗜睡,做什么梦了?”

  商妍瞥了眼坐在对面大婶,凌厉的眼神里带着杀气。

  她淡淡“哦”了一声,解释说“倒没什么,就是梦见在梦里宰人。刀起刀落,见血封喉。我手里的刀特别利落,一起一落,对方的胳膊和头颅就被我轻松地给切掉了,就跟切土豆似的。”

  岳o是第二次听她形容切人像切土豆。

  第一次是在大岳的时候。

  坐在他们对面那个大婶,瞬间就不敢说话了,并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。

  太恐怖了,现在这些年轻人怎么真么冷血?

  这个小插曲让商妍很不痛快,到了中国古都的酒店后,商妍心里还憋着闷。

  她问岳o“你是不是觉得,照顾我是一件很疲累的事?没关系,你老实说,我不怪你。”

  商妍大大咧咧,不拘小节。

  就连行李箱也都是岳o给她整理的。

  岳o打开行李箱,一边给她取晚上出去逛街要穿的衣服,一边低声说“妍妍,我们是情侣关系。你给我快乐,我照顾你,理所应当。”

  商妍卧在床上,双手托腮看他“岳o,我平时貌似挺虐待你的,我什么时候给过你快乐?”

  岳o将她的体恤叠成方块,不疾不徐,慢吞吞道“你喜欢我,我就很快乐。”

  商妍“…………”

  靠。有被撩到。

  古都是中国很著名的旅游城市,历史上岳朝大青的帝都都在这里。

  晚上,古都皇城有《大岳风华》的舞台剧演出。

  商妍换了一套干净清爽的衣服,临走前,为了强迫自己穿小女生的衣服,她行李箱里多是体恤短裙或者连衣裙搭配。

  她发现自己穿上这些压根不舒服,索性穿上了岳o的体恤,搭配超短裤。

  商妍把岳o的体恤穿出了蝙蝠袖的效果,短裤之下是笔直纤细的大长腿,走在路上很吸睛。

  音乐广场上,有扮演大约公主的不倒翁小姐姐表演,人群围了里三层外三层,即便商妍一米七,也看不见里面的表演。

  她好气啊。

  岳o蹲下下身,拍拍肩“上来吧。”

  商妍一脸疑惑看他“嗯?”

  岳o抬起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坐在父亲脖子上的小姑娘,低声说“让你的视野更开阔。”

  商妍还在发愣,岳o主动把脑袋从她胯下钻过去,并迅速抓住自己双腿,强迫自己骑在了他脖子上。

  她双脚腾空,因为失重感,下意识抓紧了岳o一双耳朵,尖叫道“岳o你疯了啊啊啊啊啊。”

  等她骑在岳o脖子上稳住身体,她终于看见了表演区的不倒翁小姐姐。

  商妍有点担心道“岳o你行不行啊?别逞强啊。”

  岳o紧抓着她双腿,低声说“质疑男朋友行不行的时候,先过过脑子。我不行,你行?”

  商妍哼了一声,在他头顶轻轻拍了一下“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!”

  岳o就这样举着她在人群中
为您推荐